? 第1150章 决战-第一卷-辣手神医_辣手神医全文阅读 亚博国际可靠吗,亚博app下载 ,yabo88wap下载亚博体育
当前位置:辣手神医 > 第一卷 > 第1150章 决战

第1150章 决战

所属目录:第一卷 ???? 发布时间 : 2018/4/20
选择背景色: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: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: 恢复默认
????“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,要不咱们开始吧?”赵淮山环视众人一眼,说道。

????“行,我没问题。”秦彦淡淡一笑。

????“伏总,你呢?有没什么问题?”赵淮山问道。

????“没有。”伏沛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,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。

????“好,那就开始吧。我事先说好,今天的比试生死不论,任何一方都不可以事后追究。我希望这是一对一的比试,其他人不要插手。”赵淮山一边说一边看了看阮江。很显然,看到牧容跟随阮江一起前来,赵淮山担心他会中途插手。

????“伏沛,是你亲自下场吗?”阮江问道。

????“哼,他还不配跟我动手。”伏沛不屑的笑了一声,说道。

????接着,转头看了危文德一眼,说道:“危老,辛苦你了。打死他!”

????危文德桀桀的怪笑一声,说道:“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话音落去,危文德踏步上前。

????“伏沛,昨天说好你们来一场公平的比试,你怎么能派其他人上场?”阮江说道。

????“危老是我的人,他代替我上场也一样。如果他害怕的话,咱们就按昨天说的办,我伏沛不是不讲理的人,只要他乖乖的到医院给我儿子磕头认错,我既往不咎。”伏沛得意的说道。

????“既然这样的话……,秦兄弟,你不用比试。牧老,辛苦你了。”阮江说道。

????“这怎么行?危老是我的人,牧老难道也是他的人吗?如果是他的人,我无话可说。可是,阮江,你这分明就是袒护他。如果是这样,那这场比试还有什么意义?”伏沛深知牧容的厉害,岂肯让他出手对战危文德?

????“阮总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秦彦淡淡一笑。接着看了看伏沛,说道:“是你非要我亲自动手的,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,那可怨不得我。既然咱们这次是性命相搏,咱们不妨就赌的大一点。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伏沛不禁一愣。

????“你找猎鹰的人暗杀我,这口气我也不能不出……”

????“什么猎鹰?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伏沛慌忙的打断秦彦的话。

????“你知不知道你心知肚明,也用不着我多说什么。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。如果今天我输了,任凭你处置。可如果你的人输了,我要你供出韦特藏在什么地方,还有,你必须当众跟我磕头认输。”秦彦说道。

????“笑话,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韦特,我更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伏沛说道。

????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你又何必装糊涂呢?你是做什么的,靠什么起家的,我一清二楚。如果你答应,比试就继续,如果你不答应的话,那就算了。”秦彦说道。

????“你说算了就算了?你可以不答应比试,可我一样不会放过你。”伏沛愤愤的说道。

????“秦兄弟的条件已经提出来,如果你不答应的话,那就取消。又或者,让牧老领教一下危老得高招。”阮江连忙的附和。

????伏沛眉头微微一蹙,显得有些为难。

????“伏总,我觉得吧,秦兄弟的话也不错。首先,文东没什么大事,秦兄弟却是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,怎么的你也应该拿出一点诚意。他的要求也并不高,就算你不认识那个什么韦特,可是,凭你在江湖上这么多年的人脉关系,想查出一个人的下落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?”赵淮山也附和着说道。可是,他可不是帮着秦彦,而是想他们之间真的是一场生死决斗,而非是点到即止的比试。

????沉吟片刻,伏沛深深的吸了口气,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????在他看来,反正秦彦今天都难逃一死,就算是答应他又如何?

????忽然,所有的人仿佛有默契似得全部沉默下来,目光聚集到秦彦和危文德的身上。

????阮世天的表情显得紧张而又忐忑,双手不停的搓着。他虽然没有见识过危文德的功夫,却也道听途说过。秦彦对上危文德,到底谁更胜一筹,阮世天不得而知。

????同样,阮江也一样的担心,目光紧紧的注视在场上的二人身上,眨也不眨。

????“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。”牧容淡淡的说道。

????阮江愣了愣,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,以为牧容说的意思是有他在,万一秦彦有危险的时候会出手相救。殊不知,在牧容第一眼看到秦彦时,就觉得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息不简单,有很大的可能性打败危文德。

????二人静静的面对面站立着,谁也没有先动手,然而,在两人之间,却有着一股无形的真气在较量着。

????一阵微风吹来,两人的衣服随风摆动。

????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,不敢大声的说话,生怕打扰了比试中的两人。

????“怎么?你在干嘛?该不会是想就这样站到明天吧?你如果不动手的话,那我可就要走了啊。”秦彦耸了耸肩,淡淡的说道。

????危文德眉头一蹙,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,栖身而上,伸手朝秦彦抓了过去。鹰爪功,的确阴险而又残酷,直取秦彦的咽喉。

????秦彦冷笑一声,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。

????“砰”的一声,危文德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后退几步。

????“咦?”牧容不由的愣了一下,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。

????这一招,是巫门的功夫。

????危文德眉头微微一蹙,惊愕的看了秦彦一眼,虽然刚才他只用了两成的功夫,可是,秦彦竟然能将他压制,还是不免让他惊讶。年纪轻轻,竟然有这样的功夫,也实在是了得。

????冷冷的笑了一声,危文德说道:“想不到你竟然是巫门的人,好,那就让我看看你从牧老头那里学了几成的功夫。”

????话音落去,危文德再次袭来。

????秦彦微微愣了一下,牧老头?牧容是巫门的人?

????诧异,不过只是一闪而逝。在对敌的时候,秦彦可不会真的走神。

????秦彦的招式陡转,混元真气怦然射出,狠狠的一拳砸了过去。

????危文德淬不及防,哪里想到秦彦竟然会内家真气?以为他会的只是巫门的功夫,仓惶之下,被一拳打得步步后退。

发表评论



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